我的中心
 
搜索


錢學森與國防科技大學的教育創新

已有 49 次閱讀 2019-4-2 15:48 |個人分類:生活品味


  

  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牢固確立人才引領發展的戰略地位,全面聚集人才,著力夯實創新發展人才基礎。國防科技大學是在著名的“哈爾濱軍工”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高等軍事院校。作為培養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和國防科技自主創新的高地,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提供人才和科技支撐作出了巨大貢獻。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恰逢國防科技大學重建40周年。本文綜述了錢學森參與國防科技大學重建的一篇文章,以期為當前軍事院校的改革與創新提供有益的參考。

  作者:Ma,馬金媛,Li(國防科技大學政治部副主任,南方科技大學教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

  40年前的1978年6月6日,國務院、中央軍委下令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當時,國防科委的黨委任命了當時的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著名科學家錢學森領導了學校的重建工作。此時,67歲的錢學森擁有豐富的學習、教學、科研經驗和先進的戰略眼光,從學校的頂層設計到每一項具體工作,個人規劃,准確指導。從1978年6月至1981年4月,曆時4年,錢老圓滿完成了組織賦予他改建學校的使命。改革開放以來,國防科技大學不斷發展壯大。

  ??40年來,國防科技大學的辦學規模、人才培養式樣、學科建設、教育教學科研等,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然而,Qian Lao的創新教育思想一直指導和鼓勵著學校教育人們。

  錢學森與國防科技大學的教育創新

  40年前,錢學森(左三)與國防科技大學學員親切交談。個人資料圖片

  1.以系統工程理論和方法指導學校改建

  國防科技大學的許多教授仍然清楚地記得他如何使用他開創的系統工程理論和方法來指導學校的重建。到達學校時,要求成立總辦或改革工作組,選拔思想系統、觀念全面、工作能力強的同志。負責了解學校的總體情況,研究、推薦、規劃和協調各方面工作。

  在重建的早期,有些松散、混亂和支離破碎。錢先生說:“你能自己建一小堆土嗎?幾個人能建一小堆土嗎,你能和山上相比嗎?他主張用系統工程的方法進行全面協調和綜合考慮,指出學校是人們接受培訓的地方,是什麼樣的人接受培訓的地方,是如何培訓他們的地方,涉及辦學方向、辦學體制和模式、教育、教學和培訓。愛因、學科建設、學校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等,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整個學校是一個大系統,有許多子系統,從學校層面上講,學校下設一個部門,設有教研室和研究室;從學校的內容來看,它涉及到教材、培訓和科研,以及學校本身與外部的關系,關系到系統的整體和局部、全球和地方關系。

        2016年教練學國際協會(AC) 成立中國總會及對願景集團總裁林國榮博士的委任,不只是中國教練學的重要進程,更是全球教練學的新里程


  錢老指出,我們要辦的大學,就是要解決國家還沒有解決的國防尖端科技問題,辦國防科技尖端技術方面還沒有的專業,培養能夠作為將來若幹年後向國防現代化進軍的主力部隊。錢老鼓勵教職員工:“我們必須有勇氣和信心,建設一所我們的國家和世界從來沒有建立過的大學。””

  錢學森與國防科技大學的教育創新

  錢學森(前排左二)出席國防科技大學第一次教學代表會議。個人資料圖片

  錢老身體力行,帶領學校的校系領導和專家教授,以系統工程的原理和方法,著眼21世紀世界教育與科技發展趨勢,根據國家下一代戰略武器發展需求,構建了應用力學、應用物理、自動控制、電子技術、化學與材料燃料、電子計算機、系統工程與數學、精密機械8個系和20多個前沿專業;並將相同和相近的專業以及教研室、研究室、實驗室整合到一起;整個學校人財物等辦學資源,按照各系各學科專業的辦學需求與功能,進行合理布局;做大做強為全校公共基礎課和專業基礎課服務的教學科研實驗中心;牢固確立以人才培養為中心的地位,圍繞中心以系統優化的理念,整體設計科學規范、分工明確、相互聯系、相互支撐的教育教學教材訓練科研實驗體系;並添置了一批先進的教學科研實驗儀器設備與教材圖書資料;全國高校建立了大型圖書館、學生課外文化活動中心、計算機教學實驗中心和電子教學實驗中心。這一切為學校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與時俱進,不斷創造高等教育新輝煌

  錢老一到學校就回憶起1955年回國的第二個月,應時任院長陳賡大將的邀請,來到“哈軍工”考察時的情景。錢老對“哈軍工”按軍兵種設系、按武器裝備設專業的辦學體制與模式並不滿意。他認為,按這種體制模式辦學,雖然也培養出了一批適應性比較強的人才,但這是只重專業不重基礎的短視行為。學校在武器和裝備方面總是落後。當新設備出現時,學生所學的知識就會過時。特別是一些根據武器裝備設置的專業課程,學生學習負擔沉重,始終處於被動狀態,不利於創造性思維和創新能力的培養。根據服務和軍事制度,有些部門有相同或相似的專業,造成學校資源浪費,難以反映辦學特點和人才培養。

  為此,錢老在學校建立下一代戰略武器人才的基礎上,結合科學,工程,工程等部門,優先開展工作,設計了辦學體制和模式。在談到理工結合時他說,從國際上看,理工大學從無到有,內容不斷豐富。真正的高等工程大學首先出現在美國。那時的重點是對學生進行嚴格的工程訓練。金錢分析了麻省理工。四年制的課程在前兩年集中在自然科學,在後兩年集中在專業商業。這兩者並沒有很好的結合。前兩年,學生們生活在一種學術氛圍中,但兩年後他們放棄了分析方法,開始研究經驗公式。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難以真正做到用科學的理論來推演和解決工作中所遇到的問題。錢老認為,理工結合,關鍵在結合。這種結合是科學理論與工程技術的結合,是整合與整合的“結合”,而不是科學與工程積累的“混合”。錢老的設計就充分考慮了這樣的三個因素:一是學校培養的人,是為國家發展下一代戰略武器服務的,而發展下一代戰略武器,主要在技術科學領域;二是對技術科學由雄厚堅實自然科學支撐、科學理論密切聯系工程實際、具有高度創造性這一鮮明特征的深刻認知和把握;三是為了遵循技術科學規律辦學育人,充分利用技術科學的優勢與特色,造就具有高度創造性的國防科技尖端人才。

  在強調理工結合時,錢老又要求以工為主或落實到工。錢學森指出,面向工作是學校培養人才的一個特殊要求,因為學校培養的人才將來將服務於國防先進技術,最終會出現先進的武器裝備,因此科學技術的結合應該部分發揮作用。錢老不主張學生從事純理論研究。他主張學生的理論應與工程實踐緊密聯系。他應該運用科學理論深入思考工程技術中的實際問題,思考他們能掌握的問題。思考現實生活中遇到的科技問題,真正實現一些發現、一些發明、一些創造。

  錢老的辦學理念,總是隨著時代發展,與時俱進。1991年6月18日,他致信時任國防科技委員會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朱光亞,提出國防科技大學科技與工程結合試點項目。社會科學系統培養科技人才。為了適應21世紀社會主義中國建設的需要,我們必須開創高等教育的新輝煌,即科學與工程相結合的時代和社會科學體系相結合的時代,培養科技人才。 。Qian Lao晚年以網絡信息技術為標志的當代科技發展為重點,提出了科學、工程、文學、藝術相結合的“大城智學”模式。Qian Lao的思想對國防科技大學的教育實踐仍有深遠的影響。

  3.如何培養敢於創新冒尖的人才

  錢學森在學校培養人才的具體位置是:發展下一代戰略武器,培養高水平、高素質、高水平的國防科技尖端人才(簡稱“高”人才)。錢老說:“所謂三高,毫不客氣的講,我們培養的人就是一定要拔尖。Chenqizhi教授回憶說,“必須是一流的”這句話幾乎是當時Qian Lao的口頭禪。他去了哪裏,他在哪裏說話?

       林國榮博士Chris、龐玉華博士Olivia亦即將成為國際認證資深企業教練Master Executive Coach。另外林文惜女士Eva及周志昌先生Eric亦即將成為國際認證專業企業教練 professional Executive Coach。


  Qian Lao認為,培養頂尖人才必須始終堅持科學教育的理念,除了做好頂尖的設計和選擇先進的學校體系之外。錢老要求所有考進國防科技大學的學生,首位的任務,就是要牢固確立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他首先提議在國立科技大學設立社會科學系。錢老要求政治理論課的教學要緊密聯系實際,這門課貫穿於其他專業課的教學之中。Qian Lao還親自為學校兩千多名教職工作了系統的講座,主題是“為什麼要學習哲學,如何學習哲學,教授哲學,使用哲學”。他深刻地指出,馬克思主義哲學是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是智慧的源泉。我們必須始終以這個銳利思想武器改造主觀世界和指導工作。

  錢老特別強調要打好學生的科學知識基礎,明確要求基礎課和專業基礎課必須占總課時75%以上。根據Qian Lao的要求,學校成立了由一些早年留學的著名教授組成的基礎課程和專業基礎課程改革小組,從全校出發,組成了一批具有紮實理論基礎的教師,選擇高水平、能力強的教師組成教學團隊,組織相關教師修改基礎課程和專業基礎課程教材,重點進行基礎課和專業基礎課的課堂教學。錢老認為,任何複雜的問題都只是一種自然現象,它與物質運動的基本規律是分不開的。他把基礎理論研究得很好,任何複雜的問題都不怕困難,再加上政治教育的作用。將敢於創新和大膽。“我已經換了八次了,”他說。“早年,我在交通大學學習力學,學習美國機械,後來又學習彈性力學、物理力學、火箭和火箭發動機、工程學。“當他回到家時,他學習導彈和導彈技術,現在他正在學習系統工程和系統工程。然而,每次我改行的主要原因是我的基礎和專業基礎都比較紮實。”

  同時,錢老也非常關注學生創新能力的培養,他要求學校在課時上作一些調整,盡量多安排學生做實驗。學校按照錢老的要求,不斷加強學生實驗實習和科研參與的力度,在全國各地分別建立了十多個相關的實習基地,要求四年級本科生和所有研究生全面參與科學研究,明確規定研究生的論文選題必須來自科研實踐,經受“真槍實彈”的磨煉,學校60%以上的科研任務,是在學生深度參與下完成的,有效地增強了他們的創新能力。40年來,國防科技大學培養出了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設計師、工程院院士周建平,“天河一號”總設計師、中國科學院院士、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等一批具有崇高理想信念、基礎紮實的創新拔尖人才。

  錢老認為,要在世界上建立一所高水平的科技大學,就必須大力開展全面的科學研究。他所強調的科學研究,不僅僅是國防尖端核心關鍵技術攻堅,還有學術研究、教學研究、學科專業研究、社會科學研究等等。金錢總是要求每個部門同時進行科學研究,每個教師都會研究"肩挑"。錢老高度關注科技前沿發展,提出在電子信息前沿領域選擇一個重要方向目標,形成一股力量,努力搶占制高點;要求應用力學研究選准主攻方向,為發展下一代戰略武器找到突破口;要以應用化學為基礎,努力發展分子設計;他還深刻指出,計算機的發展是沒有止境的,要爭取在軟件和元器件上有所突破,研制一百億次、千萬億次、萬萬億次超級巨型計算機。系統工程專業最早是由錢老在全國各高校開設的。錢老要求我們研究如何將系統工程與數學,特別是應用數學結合起來,以及如何理解系統工程的應用范圍。他認為系統工程是在工程實踐中產生的,因此系統工程的研究、應用、教育、教學和科學研究必須與實際緊密聯系。

  錢老最關心的是前期研究。他指出,學校應立足於國防科技的前沿,注重下一代戰略武器的發展,牢牢把握先進的核心技術,並根據辦學方向和人才培養目標進行初步研究。"當然,如果我們想學習最先進和最困難的,最困難的不一定是最大的。錢謙說:“初步研究是探索未知科學技術領域的新概念,新知識,新機制和新技術,這對學校的創新和發展非常重要。”

  錢老強調了培養集體鬥爭的團隊精神的重要性。當時,他積極提拔計算機科學系主任蔡萬貴教授。從"哈爾濱軍事工業,"的建立開始,在中國第一代電子管計算機的發展到在第五代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的第五代發展中,為了團結與合作,共同攻擊和打擊艱苦的工作。蔡教授組織了一個研究小組。堅持不懈,不斷進步,為中國電腦業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相關文章:

健全人格,教育核心

人格培養,當務之急

專門化精細化大學英語該有的樣子

培養英語專業的學習和工作能力是很重要的

高校外語教育須深刻改革





我試過

我見過

我聽過

我買過

我用過

Like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私人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