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心
 
搜索


別一場離殤

已有 73 次閱讀 2018-9-28 16:52 |個人分類:生活品味


若佛,允我用千年修行,換回憶裏你片刻柔情,我願迷離三生,傾城千年,手捧詩卷,不負流年。任一曲江南的柔情婉約,在我懷間,隨風,流離你窗前,風鈴輕響,只為,遇見。 ——記

四月,綿綿的雨,泛白了時光,相攜一曲花開纏綿,繾綣一首寒煙滴翠,在這個季節裏愛染流年。

總會夢見,煙雨江南裏,你襲旗袍盈盈而來,淺笑迷離間,駐足我耳畔,深情了歲月。搖曳的步搖雅韻古典,青石板上,斑駁流年。而後,你低眉,譜一曲高山流水,纖纖十指傾城間,守一份水墨相知,在柔曼青煙裏。

傾城千年

四月裏,蟄居在心間的惰性,隨著陽光的姍姍的豐腴。尋一個細雨的日子裏,靜下心來,握一闕古詞,染一指流年。

總會在文字裏,想象自己是一位江南煙雨裏走出的才情公子,你亦是塞北荒野中步出的柔情少女。與你相遇的片刻,我塵封已久的心弦忽然被輕盈的撥動,你望穿秋水的柔情,許我一紙地老天荒的諾言。從此,桃花流水兩相依,琴瑟和鳴兩相知。

你,那么近,亦是那么遠,我只願,淺淺遇,深深藏……

如水心事裏,亦是將心泅渡,只為用千年的等待,遇見最美的塵埃。輕舟過處,你輕點我心舟如夢,依依桃柳處,與你賞月圓月缺。雨樓裏,你素顏淺笑,一襲青花裙,琴聲幽怨,亦是幾多弦?

城南煙火,城北花落,四月裏,哪些落筆傾城處,誰惹誰一世心疼,此生,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杏花微雨,覓花開花謝,桃花流水,尋雲卷雲舒。胸懷斑駁的年華,便會清風自來,徒留塵埃。

那些燭滿雨淚的詞闕裏,我只願傾城千年,共一場萍水相逢,醉一份鴛鴦戲水,你的淺笑,迷我心亂。

只為遇見

斷橋處,你佇立的身影,清風挽長發,雨夢翩躚。

繞指成香的流年裏,多少染夢年華,終,別一場離殤。

你說,你是如丁香般幽怨的女子,不傾國不傾城,只為在墨香染袖間尋覓一份溫暖。此刻,我多么想別一朵四月梨花,任微風滑落你腰際,在江南煙雨情懷裏,纖纖十指,一曲《知音》,相攜一首盛世流年的心心念念,守望一場清水滌心的思念。

傘影下,亭台樓榭間,花香癡心流年。哪些寂然歡喜的光陰闕片,隨一指浮華,清歡天地間。雲水之湄的丁香隨風搖曳,綻放絲絲妖嬈,如你千年未曾老去的容顏一般,纏綿我花開滿天。

水墨間,你便是青蓮般絕塵的女子,一紙詩書,溫柔流年。哪些斑駁的歲月,淺喜深愛著靜好恬淡。紅箋小字,心音染沉香。我撥絲弄弦,你一舞驚鴻,輕舒廣袖,與碟共舞,宛若仙子翩躚人間,不留一絲雲煙。

閑時,撚一縷蓮香,時光寂然,倚歲月深處,輾轉筆尖馨香,在蝶舞飛揚的四月裏。

若佛,允我用千年修行,換回憶裏你片刻柔情,我願迷離三生,傾城千年,手捧詩卷,不負流年。任一曲江南的柔情婉約,在我懷間,隨風,流離你窗前,風鈴輕響,只為,遇見。

今生,我願傾城千年,等紙油傘下的遇見。花香指尖,愛染詩夢。三生煙火,在心間安暖,恬淡。我會一直等你,等一份紅塵煙雨中的相濡以沫的。因為,你不來,我怎敢老去?



我試過

我見過

我聽過

我買過

我用過

Like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私人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