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產品試用
  • 產品:
    保濕面霜 + 洗髮沐浴露
    保濕面霜 + 潤膚乳液
    保濕面霜 + 舒緩保濕乳
    名額:
    25名
    試用日期:
    04-01至17-01
    截止報名:
    24-01-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鮮維C高濃縮膠原深層補水面膜
    鮮維C高濃縮膠原亮白修護面膜
    鮮維C高濃縮膠原緊緻抗皺面膜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28-12至03-01
    截止報名:
    21-01-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精華乳 40ml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面霜 50ml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面膜 22g x 5pcs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21-12至27-12
    截止報名:
    27-12-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魚子雙效修護乳液 150ml或魚子雙效修護面霜 50ml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14-12至29-12
    截止報名:
    20-12-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Home > Blog > Lifestyle > 枯葉蝶規劃已久的夢想

枯葉蝶規劃已久的夢想

一直在想,用什麼生物形容她最為合適,現在看來,枯葉蝶也許是不錯的選擇。

我是高三下學期才和她說話的,嚴格來說是成為同桌後很久才和她好好說話。她不算高,一米五幾,這倒符合貴州女生普遍的身高標準,也沒什麼稀奇,但獨特之處就在於她的長相,確實第一眼就令人印象深刻——濃厚雜亂的眉毛下鑲嵌著一雙細長的丹鳳眼,這要是以紅樓夢中對王熙鳳的點評為標準,那還算是嫵媚多姿,但如今是雙眼皮當道的時代,那就實在不敢說美了,我常常不敢和她對視,總覺得那雙眼睛隨時會變異似的。不僅如此,以我多次對她暗地斜視觀察來看枕頭推介,她的塌鼻子貌似沒有鼻樑,而且還有一口長得參差不齊的黃牙,我單知道我們貴州人牙齒都不怎麼白,但能黃成那樣也需要常年不打理的積累。確實,她來自一個估計連水電都不通的偏遠山區,十幾年繁重的農民生活給她穿上了一件似乎曬得通透徹底的黃皮外衣,終年是一套洗得發白甚至由於摩擦作用屁股部位幾乎要面臨崩潰的校服,我想以她的家庭環境來說,估計在高三畢業之前我能有幸親眼目睹真正的屁股打補丁是什麼樣的。

對於一出生就生活在縣城的小康家庭裏的女生來說,我們日常談論的是今年流行的服飾是什麼,什麼食物的卡路裏比較低,哪個班的男生長得很像初戀的味道等等,但自從她來了之後我們又新增一個話題,那便是討論她的俗,甚至常常三五成群推測她父母得長得多抱歉才能讓她的五官看上去那麼殘忍。年少的我們總是喜歡放大自己微不足道的痛苦而把別人傷到見骨的疤痕毫不猶豫地撕扯開,也許是虛榮心作祟,總覺得那樣會得到別人的仰視和畏懼,那時候全班女生都自覺孤立疏遠她per face價錢,誰只要和她說話似乎就暴露自己身份低賤的事實。

我也如此,我一直認為班主任是因為看到我在大街上和幾個社會混混一起抽煙為了懲罰我才將我和她安排坐在一起,為此我辱罵過他千百遍,當然不是當面的,我還不想被退學。

學校食堂的飯菜有三個價位,即使在減肥時期要拒絕油膩的食物我們也絕不會選擇最便宜的水煮白菜,就算只吃一小口也要打最貴的然後倒掉,以此顯示自己的富裕。我們都想著她會是水煮白菜的常客,然而也只是偶爾,她經常在課後從書包裏掏出一包反復打過草稿的廢紙包裹的辣椒面和幾個煮熟的土豆吃得津津有味,那個辣椒面是自家搗碎的到沒什麼誘人之處,但她每次拿出來的土豆都冒著一股說不出的香味,那種感覺好像悶熱的夏季收穫一片陰涼一樣讓人愜意,我很愛吃土豆,各種燉肉,翻炒,油炸,唯獨沒吃過簡單的水煮,一點色澤都沒有怎麼可能好吃,其實我私下也悄悄試過水煮,但就是沒有她拿出來的那種香味,後來聽說她家是威寧的,也許是這緣故吧,每次她拿出那令我垂涎欲滴的水煮土豆時對我都是不小的折磨,那段時間我甚至厭煩所有的大魚大肉,夢裏都在想她的土豆到底是什麼味道,看著她一口咬下去那土豆粉得自動分離,一絲白氣從中飄出,實在讓人難以控制。其實每次她都會輕聲地帶著試探性的語氣問我要不要吃,為了掩蓋我不停下咽的口水只得大聲怒罵她不講衛生,幾次過後她也不再問我了而是帶著她的“特產”去走廊吃,這下我不用受折磨了,也聞不到那股香味了。

其實我們都明白一件事,她除了窮、俗、醜之外並沒有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甚至很多時候我對她是由衷佩服的,就拿她的午餐來說,不止我們班是眾人皆知,其他班也偶爾有人來觀賞她的窮困,但她還是吃得理直氣壯,這倒讓我想起了前幾年熱播的電視劇《一起來看流星雨》裏的楚雨蕁,貧窮但堅強勇敢,但那是電視劇啊,再腦殘也知道沒這麼心理強大的人啊。我一度懷疑她是不是故意設立一個堅強自信的人設,其實內心還是極度自卑的,後來想想自己當初真的太過於狹隘了。

在不緊不慢的時光裏我們頹然荒廢了兩年多,直到高三下學期才感到一陣陣的緊張不安,尤其看到很多朋友都收到高校面試的邀請,這才悔恨交加,即使每天加高桌上的復習資料,即使每晚披星戴月與最後一家燈火共入眠,即使暫時放下了課後閒聊與裝扮自己的時光,但奈何基礎太差,這並不是你足夠勤勞刻苦就能在短時間內有所改變的Hifu 瘦面,自己揮霍的青春終究是要自己買單。她的成績不算好,在我們班屬於中等甚至偶爾偏下,我們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時她卻依舊風平浪靜,也許她知道自己曾經接受的教育太落後心裏早就放棄了吧,雖然自己沒什麼進步但在她面前我為自己“有遠見”的忙碌感到莫名的自豪。

人就是這樣,有時候強行自我安慰也要在別人面前拼命偽裝。我和她第一次正常交流源於我的一次出糗,那天清晨陰雨綿綿,路上有幾個撐著雨傘走路的人,一輛輛私家車呼嘯而過,濺起的泥漬猶如得勢的貪官肆意貪污受賄般張狂,我因想背會兒單詞就選擇步行去學校,結果搞得自己一身泥,我氣憤地爛罵那些自以為是的車主,突然想到自己平時又何嘗不是如他們一般驕傲自大,相比她的處事不驚,我確實不夠有耐力。剛走到校門口,她撐著一把鏽跡斑斑的大傘向我跑來,閃躲不及的我向她扔去一個厭煩的眼神,她竟然全然不顧笑嘻嘻地說道“你信不信你會需要我”,這句話點燃了我積壓已久的不快,惡狠狠地瞪著她,我還未來得及說話,她已隨手脫下自己單薄的校服讓我系在腰間,我這才反應過來這幾天差不多是自己的生理期時間,但一直忙於復習誰還有心思記這些,她給了我外套之後就穿著一件腋下破洞的T恤大步跨進校門。“該死,你就不能有一件完好的衣服嗎?”這句埋怨顯然已經有了憐惜的成分。她回頭沖我一笑:“你去廁所等我。”也許是在危急之中拉到的那根繩子曾經讓自己太過鄙視,所以此刻才會有加倍的自責與懊悔。

後來我問她高考之後想幹嘛,其實我是想知道她會去哪里打工,以我對她的粗略觀察來看,她應該不會走考大學的這條路。那雙丹鳳眼笑起來真的夠細但我竟然不嫌棄了,她說自己想考北京的大學,我想目睹彗星撞地球的驚訝也不過如此了,這讓我想到還珠格格裏面常說的“山無棱,天地合”估計她的夢想才有可能實現吧,一個並沒有什麼成就甚至可以用窮困潦倒來形容的差生居然有這麼大的口氣,這當真有夠稀奇。

不過我發現自從她大言不慚地向我誇下去北京的海口之後,我許是對她多了一分關注,又或者是上天刻意從其他方面彌補對她的虧欠,總之自那以後她的成績一直平穩上升,在多次摸底考試中居然穩居我們班前三,這實在打臉我們這些在各種復習工具輔助下依舊毫無起色的自大狂,我不由得想向她取取經了,這個一度讓我覺得活著是一種罪過的小女子內心居然有那麼大,那麼看起來遙不可及卻在慢慢實現的夢想和規劃,她說去北京是她從小的夢想,為此她經常利用寒暑假打工攢錢,家裏給她的生活費綽綽有餘,但是將來去北京花費很大所以她要提前準備,她不認為自己的夢想有多不可能,即使環境多麼不配合她也會學著適應,她告訴我,她很喜歡寫作,夢想成為一名作家,不知道為什麼,當聽到她這些在我看來是癡人說夢的未來時我慢慢由懷疑變為了肯定,在人心躁動的階段她依舊從容不迫,一步一個腳印地向著自己的夢想邁進,相對我的輕言放棄來說她更願意反思總結自己的不足之處,基礎太差,那就選擇文科,知識點記不住那就睡前來一遍起床再來一遍,每次考試不要求飛躍式進步,只要向目標又近一步就好……這些當然是她後來才告訴我的,我每次還和她開玩笑說她不早點教教我,她只是輕微笑笑。也是,如果不是那次之後我們怎麼會有好好說話的機會呢,嚴格來說是我不會在意這樣的機會。

高考之後我去了她家,不為別的,就只想去看看她那曾經被我們嘲笑諷刺的父母,哪怕是用微笑向他們表達我曾經的無理,她當然不知道我們一度將她的家庭想像得有多貧困,她的父母長相有多猙獰。然而在毫不瞭解的情況下妄加推測一個不確定的事件多半是後來對自己加倍濃縮的諷刺,那種感覺就好像不知道莫言長什麼樣卻在他的面前趾高氣昂地談論《豐乳肥臀》裏作者想表達的思想,看著那被紅油漆裝飾得十分精緻的大門,裏面擁抱著的不是讓人自卑的貧困而是一派閒適祥和的溫馨景象,她的媽媽留著一頭乾淨整潔的齊肩短髮,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將她那將近五十歲的身材修飾的婀娜多姿,臉上不知是為了迎接我們還是習以為常地撲了一層薄薄的粉,眉眼間透露出一股高貴的氣質,但她的爸爸是真的很黑,這總算解開我對她長相的疑惑了。雖然她家算不上小康水準,但實在比我們想像的好太多太多,這樣的家庭決不至於讓她在學校過得那麼拮据的,她的節約一半源於她的北京夢,一半源於她初三以前確實生活很窮苦,她說自己能適應平坦的水泥路但也不想丟棄曾經走過的田間土坎。她房間裏鮮紅耀眼的獎狀記錄了她從不止步的曾經,尤其那本簽約作家的證書上2013年的日期更讓人汗顏,而那一年,我初三,十五歲,還在為一件新衣服和父母爭吵。

三個月後她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而我則選擇留在省內,她叫鄭佳,和我一字重名卻早早規劃著讓我望而卻步的夢想。

枯葉蝶善於根據環境的不同而改變自己去適應,它們常常偽裝得不為人知,但那不帶任何惡意成分,只是為了心中那個規劃已久的夢想。

 

 
 
COMMENT
 
×

修改

×

回覆

私人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