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產品試用
  • 產品:
    保濕面霜 + 洗髮沐浴露
    保濕面霜 + 潤膚乳液
    保濕面霜 + 舒緩保濕乳
    名額:
    25名
    試用日期:
    04-01至17-01
    截止報名:
    24-01-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鮮維C高濃縮膠原深層補水面膜
    鮮維C高濃縮膠原亮白修護面膜
    鮮維C高濃縮膠原緊緻抗皺面膜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28-12至03-01
    截止報名:
    21-01-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精華乳 40ml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面霜 50ml
    份子釘滋潤保濕急救面膜 22g x 5pcs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21-12至27-12
    截止報名:
    27-12-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 產品:
    魚子雙效修護乳液 150ml或魚子雙效修護面霜 50ml
    名額:
    20名
    試用日期:
    14-12至29-12
    截止報名:
    20-12-2017  已截止
     
    立即登記
 
 
 
Home > Blog > Lifestyle > 媽媽給了我最好的財富

媽媽給了我最好的財富

歲月深深地刻在媽媽的額上,絲絲蒼悴的痕跡織滿了媽媽的臉。六十歲出頭的媽媽生長在普通的農村家庭,那個年代裏只讀過幾年書。但是,身為大隊幹部的外公家教甚嚴,媽媽從小便學到了很多知識。媽媽在外公家排行居中,上有哥、姐,下有弟、妹。可外公忙於事務基本沒幹活,外婆又哮喘病纏身,一家的雜活幾乎全都落在媽媽身上。每逢聚會,還時常聽到麼外公和舅舅們講媽媽少年時挑水、割豬草等不懼嚴寒、不辭辛勞的故事,都誇媽媽小時候比同齡人勤勞、懂事。

記得小時候,經常在睡覺前聽媽媽講“孔融讓梨”、“司馬光砸缸”、“孝女先洛”等故事。媽媽在開心的時候也總要給我唱那幾首老歌:《東方紅》、《南泥灣》、《解放區的天》(其實,媽媽嗓子挺好,十幾歲時被區上挑選到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由於家庭的傳統思想觀念,接到通知的外公謝絕了區裏的選拔。從此,媽媽的一生就留在了農村。)等等。媽媽從不與人計較彼此,與妯娌、鄰居和睦相處。她經常教育我們要做個好人,多做好事。從我記事起 HK Apartment,就依稀明白媽媽有著與其她農村婦女不一樣的經歷。而她飽經風霜的過去,也隨我年長,慢慢地從周圍鄰居和親戚處悉數而知。自我懂事起,母親每天都是忙碌的身影,如刀刻般清晰地映在我的腦海,形影相隨,常常浮現我眼前。

我爸爸是抱養的。傳統的重男輕女思想在我老家根深蒂固。媽媽坐月子,只有外婆送來的二十個雞蛋。由於第一胎生的女孩,沒有營養的媽媽每天還要受點氣。滿月後,爺爺奶奶乾脆將爸媽和姐姐分了出來,卻只給了不到200斤稻穀。分家後,媽媽每年都辛勞地喂兩頭豬賣給食品站。兩年後,媽媽拿出賣一頭豬的錢買了建房所需木材,另一頭豬殺了作為建房請人的伙食(聽說:當年賣豬要繳四十多元的稅,殺豬也要繳稅並要上交豬蹄筋)。儘管如此,拮据的爸媽還是建了四間土房,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家。據說新居風水好,兩年後生了一個男孩,就是我。這時,爺爺奶奶見爸媽的生活過得比鄰居家好一點,又提出要搬過來一起住。當時,媽媽擔心爺爺奶奶的脾氣還是老樣子,沒有直接答應。媽媽回到外公家,外公、外婆說:“不管二老脾氣怎樣統一派位,也別記恨她們前幾年所做的一些事,你們不是都過得好好的嗎?當兒媳婦的,必須謹記忍讓、不知聲,和氣生財。老人畢竟是老人,人人都會有老的那一天,回去就應了吧。”媽媽聽從了外公、外婆的話,回來就將爺爺、奶奶接過來一起生活。

上小學時,當我從睡夢中醒來的每日清早,媽媽總是在黎明的第一縷陽光的伴隨下,奔波於廚房、菜地、小河邊。早早地煮好了一家的早飯,洗好了我們貪玩弄髒的衣服,或是割了一大背篼豬草,再把我們叫醒吃飯、上學。爸爸是生產隊長,也為了家裏的開支所需,經常在外幫人做工掙錢。白天裏,媽媽頂著烈日或是風雨,穿梭於田間、地頭。所有的農作都需要媽媽一個人挑起。夜裏,媽媽還要在煤油燈下納鞋底、做布鞋,直至我們進入夢鄉。

剛過完春節,金黃色的油菜花清香撲鼻,沁入心脾,像是給大地鋪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地毯,也像是給我家繡上了一條金腰帶。媽媽沒有心思享受油菜花的鮮豔和撲鼻而來的清香,更沒有閒暇欣賞花粉中舞蹈的蝴蝶。媽媽常說:“一年收穫勤於春”。在農村,玉米是喂豬的精飼料,初春先要育苗,緊接著就是下田育水稻秧。盛夏,媽媽總是被除草、施肥那辛勞的汗水所濕透衣背。10歲開始,放學回家的我,也要下田除稗子。農村的活,我被鍛煉得除了犁田不會以外(由於我體格小,拉不動犁頭),什麼都不在話下。

在壩區,掰完玉米就進入秋天。我家的周圍是田野,放眼是一畝畝的稻田。傍晚,稻田裏的蛙聲此起彼伏。灼熱沉悶的空氣脫掉了田坎上玉米棒子的外衣,與綠浪漣漪灌漿成熟的水稻構成一幅鄉村美景圖花灑。雖然沒有春天般萬紫千紅,百花爭豔;也不如北方的冬天那樣玉樹瓊枝,粉妝玉砌。而它有著自己特殊的美――碩果累累。秋雨中,稻穀顆粒飽滿,壓得莖杆都彎下了腰,忽然一陣微風吹過,稻穗仿佛和你點頭致意。遠遠就能聞到一股水稻的清香,沉甸甸的稻穀樂得媽媽臉上笑開了花。媽媽白天裏被收割的水稻的擔子壓彎了腰,繁星閃爍的夜空下秋風習習,媽媽還要趁習習秋風挖幹田種蘿蔔、白菜,只為了蔬菜能早些入市換個好價錢。

初冬裏,樹葉在空中飛舞,像一只只美麗的蝴蝶。媽媽的身影卻在寒風中收紅苕、種小麥。而每年臘月,即使生活再拮据,媽媽依然會想方設法為我們做一件新衣服和一雙新布鞋。灶台前,火紅的柴禾映照著忙碌的媽媽那慈祥的臉龐。直起身子,不經意地捋捋發梢,又轉到灶台後。如今,同學們偶爾聚會時都會提起,我小時候從沒有穿過露出腳拇指的鞋或髒衣服上學。我自豪地回答,並不是家裏富裕,而是我媽媽起早貪黑的在我童年時代,為我在老師和同學面前留下了美好的記憶。這都是我媽媽的功勞。

我11歲那年,爸爸離開老家去敘永縣當農技師,春節後忙著準備溫室育秧(那時的爸爸,曾一次性挽救2000斤水稻種苗上過四川新聞)。媽媽和我們在家,慣例準備著一年的春耕生產。一天,家裏請了鄉鄰幫忙犁田。可晚飯時,媽媽突然暈倒,我和姐姐不知所措,還是鄉鄰幫忙才讓媽媽得以蘇醒過來。那時候的家庭條件,媽媽只在鄉衛生院買點藥服用。病情一直拖到秋收後,媽媽暈倒的次數越來越多,且伴隨著胃痛、嘔吐現象,才被送到縣人民醫院檢查。醫生告訴我親戚:“由於積勞成疾,平時也沒有在意,現在也轉為肝硬化早期,必須立即住院治療”。親戚回來告訴我們,我就開始到處借錢給媽媽治病,同時寫信告訴爸爸回來。由於正是敘永種土豆的季節,爸爸在醫院陪媽媽四天就走了。可謂老天有眼,經過二十多天住院治療,媽媽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醫院通知出院時,還是四年級學生的我,一個人坐車來合江縣人民醫院將媽媽接回家。

第二年,媽媽的病好轉得很快,媽媽又計畫著一年的開支。為了早日還清治病所欠的債,一共喂了八頭豬。我每天放學回家,也多了另外一道作業,割一背豬草才可吃晚飯。真是天道酬勤,當年底就賣了四頭肥豬。不到三年,還清了所有的外債。

初中畢業,我進城讀職高,爸爸也回到合江工作。媽媽為了能多掙點錢,也到城裏來打工。媽媽進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建築工地挑灰桶,每天要幹十一、二個小時的活,一月才掙450元工錢。後來又到竹器廠幹過近兩年的編制工。1997,在爸媽的辛勞下,我們在城裏有了自己的家。1998年起,條件稍有改善,媽媽換到企業後勤做飯。每天早上4點半起床,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半才回家。

1998年夏,我順利通過實習。原本可以在合江做一份別人羡慕的機械技術員崗位的工作,而我卻在家人一致反對和外人的嘲諷聲中,到四川音樂學院拜師學藝。期間,媽媽更是節儉給我寄生活費。這時的爺爺奶奶也過古稀之年,他們固執地留在鄉下,沒有隨爸媽一起住。媽媽每月都要給爺爺奶奶送錢回家買家庭所需,或者爺爺每兩個月來耍一個周,順便帶錢回老家。記得爺爺常給近鄰說的一句話:“兒、媳給我的錢沒有記數,反正每月給的錢都有餘剩。”2011年我被特招入伍,到了部隊才知道是特殊連隊(全集團軍給我們連隊編的順口溜:起得比狗早,吃得比豬差,幹得比牛多)。第二年我當了班長。這年,爺爺永遠離我們而去(臨終前,爺爺當著所有來看望他的親戚的面,指著櫃子對我媽說“裏面還有你給我用了剩餘的錢,你們拿出來做開支。”)。送別爺爺,奶奶還是不願同爸媽到城裏一起住。2004年,我因代表軍區參加第十一屆全國青年歌手大獎賽和接待國家領導人的出色表現,在團首長的特批下,保留軍籍到瀋陽音樂學院學習歌曲創作。那段時間裏,士官津貼不高,還是媽媽從口袋裏擠出現金來資助我的音樂夢。

記得2006年,我有幸被中央電視臺選中,參加“非常6+1”節目。彩排過程中,劇組通知我們,每位選手都有兩位家人的座位票,問我是否有家人參加。我打電話問媽媽是否到現場,也想讓她們到北京來看一看。可媽媽回答我說:“你自己臨場發揮吧,我們就不來了。”看看我的對手們,都是家人和一大幫朋友助陣,我心裏有些沮喪。臨比賽前,我姐姐打來電話說:“媽媽因為每天早上起床太早,睡眠嚴重不足經常頭暈,這一次又把腰椎摔了。我們不是不想來,現在媽媽走路都還困難,一家人全都走不開。”我聽了很是後悔,自己怎麼就沒有問候過媽媽的身體?我語無倫次的告訴導演,想飛回家盡我做兒子的責任。最後,在導演安慰下,我頑強的在舞臺與主持人周旋、和對歌曲演繹的詮釋,得老天眷顧和現場觀眾的一致投票,獲得本場比賽的桂冠。為媽媽幕後的辛勞付出,奪得了央視的獎盃,也算是給媽媽為我省吃儉用交上一份答卷。

2009年,我被軍區政治部樹為“士官隊伍建設十大人物”學習榜樣。在我軍旅生涯再上一層樓的時候,我申請提前退役回到地方。因為,我爸媽也近退休年齡,我該回到他們身邊安個家了。剛回來時,我一籌莫展,還是在媽媽的鼓勵和鞭策下,我通過公開招聘考試有了一份工作。這時,我讓媽媽辭掉了後勤工作。本想讓辛勞了大半輩子的媽媽能輕鬆一點,可媽媽回到家就說:“你現在是公家的人了,你做的是公家的事。你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家裏的一切都交給我。”媽媽還是將家裏的一切雜活都攬在手裏,整天忙碌著給我們營造著這個溫暖的家。

三年前,老家的房屋年久失修,被大雨淋垮了兩間。我動員了所有親戚給奶奶做思想工作,才算把奶奶接到城裏來一起住。奶奶雖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時常也念叨著鄉下的日子。然而,現在的奶奶生活已不能自理。只能靠媽媽每隔一兩天給她洗澡、換衣。就連吃飯、喝水,都要給她端到手裏,可換來的還是沒完的數落,就像當年分家那時一樣。而媽媽從不計較,還是每天默默地為奶奶做著重複的照顧。親戚們都說:“多虧奶奶當年抱養了我爸,也幸運的娶回了我媽。否則,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每次聽到議論,媽媽就將外婆叮囑的話重複一遍。幾十年來,媽媽不折不扣的做著同樣該做的事。

看見媽媽每天為奶奶所做的一切,回想四十年前她所經歷的日子,真讓我們年輕人敬佩。我想,這應該歸根於外公、外婆的傳統教育。外公是兄弟七個的大家庭,成家後分為兩個院落居住,互隔5裏多山路。都說百姓愛麼兒,外祖祖平時是跟隨小的幾個外公們一起居住、生活。媽媽說:“在她小的時候,家裏要等有客人來了才吃一頓肉,每次外婆都會叫她跑去請外祖祖來了才一起吃飯。後來外祖祖們身體不適時,不管是颳風下雨,都是由她端上半碗帶肉的菜,連蹦帶跑的送給外祖祖吃了,然後再回家一起吃飯。”媽媽那時為5裏路外的外祖祖送半碗帶肉的菜的故事,一直成為她們家族的美譽。這就更讓我想起《合江縣誌》記載,東漢初,薑詩舉孝廉;“事母至孝。赤眉兵過其裏,曰:‘驚大孝,必觸鬼神’。時歲荒,賊乃遺詩米肉;詩受而埋之。比屋獲安”。

過去,媽媽每天像上足了發條的座鐘,滴答不停,像飛速旋轉著的陀螺,轉個不息。今天的媽媽,看不到怨恨,看不到疲乏。她不只是為感動奶奶,也不是只為完成義務,更不是做給外人看的。如今的媽媽從未怨恨過奶奶當年所做的一切,而是以孝報怨給我們樹立榜樣,為我們年輕人上著一堂生動的中華美德課。從媽媽的身軀裏,我感受到了媽媽大海般的胸懷;我懂得了什麼叫身教勝於言傳;我讀懂了堅強、忍耐、無怨無悔。平凡而勤儉的媽媽沒有什麼文化,也講不出什麼大道理。卻給了我一顆樂觀、無私、最純真的心靈,這是我一輩子享用不盡的寶貴財富。

 

 
 
COMMENT
 
×

修改

×

回覆

私人
 
RELA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