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Relationship > 初戀情懷

初戀情懷

我18歲時,尚懵懂無知,不解情為何物,剪了比男孩還腦部發展短的頭發,整日只知東奔西跑,壹笑便露出壹口不太整齊的牙,倒也活得自由自在,無牽無掛。

可是,自從那個夏夜過後,壹切都變了。那是暑假的壹天,壹向愛獨自亂跑的我準備到敦煌旅行,阿潮到火車站送我。那時候我們認識才壹個月,他每每笑我頭發傻得奇怪,牙齒歪得難看,我壹笑置之,並不在意。可是那天他只是默默背著我碩大的旅行包,把我送上了車。我在車上,他在車下。他壹反常態,像個碎嘴的老太婆壹遍又壹遍地囑咐“壹定要註意身體”,“回來給我打電話我來接妳”……我暗暗好笑,心裏又止不住地感動,雖然出門多次,但有人這樣關心,這樣相送畢竟是第壹次。火車快開了,他突然跑出站外,不壹會抱著兩瓶礦泉水奔回來,路那麽長,他幾乎是像百米沖刺壹樣跑過去又跑回來的。看著他滿是汗水的臉,我忽然想親手替他擦壹擦,但只是掏出手絹遞給他。

開車的鈴響了,我們幾乎同時伸出手緊緊握住,直到越來越快的火車使我們分開,我情不自禁地探出窗外使勁揮手,我看見他也在向我使勁揮手,他的影子終於融進夏夜的空氣裏,我忽然感到心裏空空的,恨不得立刻跳下車奔回去。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無法像以前壹樣,使勁甩壹下頭發,拋開壹切說“我不在乎”;無法再無憂無慮無牽掛地逍遙自在,心中分明有些東西無法割舍,也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壹個消化系統人忽然在壹瞬間變得對妳重要起來,親近起來,讓妳渴望、讓妳思念。

終於旅行結束,我從敦煌給阿潮打長途,那段尷尬經歷至今難忘。由於到北京的直撥長途押金要50元,我摸遍口袋,只剩下最後的30塊錢,獨在異鄉舉目元親,我只好低聲下氣地求那位電話管理員,說盡從不曾啟口的乞求之言,誰料他只是壹句“不行!”我當時就覺得永遠回不了家了似的,萬念俱灰,“哇”地壹聲,淚水傾瀉而出,我以前幾乎從沒這樣哭過。管理員壹下慌了手腳,整個電話大廳的人都詫異地看我,我只是大哭,收也收不住,直到管理員把電話交到我手上。

千裏之外傳來阿潮的聲音,剛剛擦幹的眼淚又湧出來,我不知道自己怎麽忽然變成了這樣愛哭的脆弱的小女孩,語無倫次地告訴他我回去的車次,抑制不住地說著笑著,又抑制不住地流淚。

經過三天三夜的艱難旅程,到北京我已是蓬頭垢面,骯臟不堪,當我就這個樣子站在阿潮面前,還沒容得我說話,他就忽然過來擁抱住我,在眾人之中。

那以後,我感到整個的生活和世界都變了,我不再是以前那個女孩了,少年時的單純、明朗與快樂只是不完全人生,我知道了什麽是思念、牽掛、等待、離別,在大悲與大喜之間,在歡笑和流淚之後,我體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生活以從未有過的豐富和美麗誘惑著我深入其中,去發現新的世界和真實的自己,而這壹切都寶寶 免疫力源於那初戀的夏夜。以後我曾無數次微笑著憶起那最初連自己也驚恐的狂喜與沖動,和由此而來的人生中許多第壹次。


落落清歡。心香似蓮
壹窗明媚,心事嫣然,瘦筆素箋在壹縷墨香裏清寫流年。撿拾大大小小的過往,在風輕雲淡的日子裏,讓自己遠離那份喧囂,隨幾片閑雲,挽壹抹暖陽,隨風而行壹襲衣袂飄飄,長發漫卷。原野裏青草萋萋,陌上花香,恬淡的心空,變得溫婉芬芳。喜歡這壹種淡然,讓心澄凈而又遙遠,萬千塵凡都隨風去,心靜如蓮,壹縷馨香靜靜生暖。任光陰荏苒,我心素已閑。

行壹程山水,盈壹彎心醉,讓壹路風景且歌且行。稍縱即逝的歲月裏,跟隨時光的腳步,看四季花開花落,任年輪壹圈圈蕩漾,隨風逝去的,留下痕跡的,都化作心語慢慢暈開在素白的光陰裏,把每次優雅的轉身變作釋然壹笑,如風過耳不染纖塵。壹顆禪心傾聽那來自自然的聲音,花開生香,花謝無語,那壹枚枚落葉,寫滿斑駁的記憶。壹片片雪花晶瑩著隔世的琉璃。經歷千百次回眸,無論友情愛情在哪裏,而我在這樣,打開心門,等妳住進這溫暖柔情心裏。

歲月翩翩。每個女子都是壹朵花,清清雅雅,搖曳著風華,就是細小如絲,也會斑斕的盛開,能夠繁華,亦能安於天涯中那孤芳自賞的矜持。在生命裏最好的姿態就是能隱忍,也能綻放,讓心靈的深處有花的柔軟,也有樹的堅強。即便蔥蘢過後的蒼涼,秋寒裏花瓣落下也不是飄零。依然還會用花開的愛戀仰望星空,看滿天星光的靈動,月圓月缺的從容。心中用真情穿起曾經美好的感動,漫過淡淡哀愁,以壹朵花開的心念,讓時光變的清寧,盛放全部的自己,在空靈和悅裏且行切悟,就會在心靜性閑變得淡泊素簡,靜謐中靜待光陰老去,依然修籬種菊。

獨守清歡流年,讓撚在指尖的暖在紫塵阡陌裏化作壹朵蓮,沾染壹抹清雨的飄逸,在素色年華裏,描壹幅清瘦印記,暈開嘴角壹絲淺淺的笑意。時光總會在歲月裏老去,回不去的記憶就放在心裏。人本身就是壹個成長的過程,用壹顆素淡而美好的心,望盡煙雲。用壹盞茶怡情,壹段文字暖心,在綿長的光陰裏,成為壹個溫暖的女子,淺淺行,深深愛。讓時光變得溫軟,即使青絲落霜也保留花開半朵的纖柔。緣深緣淺,紅塵裏也期待那美好的遇見,讓滿心的芬芳纏繞著思念,花開甜甜,繾綣在俗世裏,清雅而又纏綿。

讓心住進春裏,心緒裏開滿碎碎的小花走在煙火的路上,路邊有花有草,有妳還有我,讓壹份飄逸的情致在經年的風裏雨裏。用淡然靜雅的心守壹份清歡,在水墨煙雲裏相偎相暖心香似蓮。


幸福就是和相愛的人過壹輩子
幸福,就是找壹個溫暖的人過壹輩子。今天,我突然很想告訴世界上所有的人,珍惜吧,珍惜愛妳的人,珍惜在妳身邊壹直保護妳,壹直把妳當寶貝的人。那個人真的很珍貴。他在妳身邊的時候,妳並不知道妳真的那麽愛他,甚至以為自己得到的愛護都是理所應當的,很少意識到他的重要,有時候和他任性和他發脾氣,有時候會覺得疲倦,有時候會覺得缺少激情,但當妳再沒有他在妳身邊嘮刀,沒有人管妳,沒有人在乎妳的病痛時,突然發現,失去了,那個自己其實壹直最愛的人。

愛是壹場長久的拉鋸戰,從我們相識到相知,然後是相戀的壹路上,就擺下壹場戰線很長的拉鋸戰。兩個20年甚至更長時間毫無交集的人在壹起,難免會爭吵,會有分歧。我們本不是壹體,只是因為愛而在壹起,然後愛其實並不能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因為我們的個性都太強了,更愛的其實是自己,所以,總是爭執個不停,總是在和對方吵鬧之後,發現自己的任性,卻又免不了下壹次的任性。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賣後悔藥的,我相信每個人都希望擁有,就可以在每次吵架、冷戰之後吃上壹顆藥,就全部忘掉,重新開始了。真可惜,沒有這種藥,而且就算有,總吃後悔藥也會產生抗藥性,每壹次的爭吵留下壹點傷害,積少成多,就會成為妳的負擔和他的煩惱。誰都不會把壹次小小的爭吵記在心上,但是兩次三次呢?很多次呢?所有的爭吵到最後都化為委屈,總有壹日,會爆發。

我們每個人都愛過,我相信都是很認真的,也許有的失去了很久,但是至今想起,還是會隱隱的作痛吧。因為曾經他留給妳的和他最後從妳身邊帶走的竟然壹樣多,出奇的公平。沒有誰欠誰,只是當初都不知道珍惜。也許妳會說,上次是我沒珍惜,這次我壹定做好,壹定珍惜!但是怎樣珍惜?

妳的愛人,妳要用心的去體會,去明白他的心,去思考他到底需要的是什麽,在妳思考他需要什麽的時候,妳已經得到了他的尊重。妳的愛人,妳要用心去保護,不要因為他比妳強或者是個大男人,就以為妳保護不了他,妳的愛比任何鼓勵都要壯大,妳足以保護妳愛的人。妳的愛人,妳要用心的去珍惜他,他為妳做的壹點壹滴,不僅僅感謝他,要記在心裏,常常的去想想他。能為了愛妳放下面子去忍耐妳的壞脾氣,去習慣妳和他完全不壹樣的習慣,去照顧妳的時間和規律,都是他因為愛所付出的。

在妳發脾氣之前,請先吸氣,深呼吸5次,然後再長長的吐氣5次。然後再說話。當妳對他有意見有問題的時候,不妨寫信告訴他,相信妳在寫信的過程中,自己已經先平和了,本來郁悶的心情已經得到了緩解。有時候可能寫完信自己就已經不再生氣了。因為寫信需要措辭需要想,先就讓妳平靜了。這樣用信來溝通,少了言語的沖突,多了壹些溝通,會讓妳們之間的問題用最理智的方式得到解決,再不會以爭吵或冷戰來代替。

在妳委屈的時候不妨直接告訴他妳的想法,讓他知道妳真實的想法,妳其實想這樣做,妳其實需要他怎樣做。不要總讓他猜妳的心思,因為妳的心思其實真的很難猜。並不是所有愛的人之間都有那種互通的第六感。如果他猜不到妳的心思也不要生氣,因為其實妳也不知道他猜妳的心思用了多長時間浪費了多少的腦細胞。


素年有妳明媚的暖
隔著天邊的距離,穿過歲月的方向。柔情的明媚,平添壹份溫暖的感動,風塵的轉角,我憋見妳的身影,在轉身回頭的時刻。與妳的重逢,回想起曾經的青春時光,我把妳明媚的暖記在心裏。歲月是寧靜的,我是寂寞的,想起了幾年來妳對我所付出的的壹切,妳的好,妳的笑,伴著我走過了人生四季,日復壹日的枯燥,是妳給了我陽光的世界,給我平添了壹份溫馨的港灣。

冬季的雪梅花,即使狂風飛雪,還是挺立梅梢。因為心間芬芳,因為妳懂我的深意,才使身邊的陽光便從五指間劃過了冷漠。淡墨清歡,徜過了人生的花香雲片,歲月裏有妳四季的祝福和關懷,有妳的明媚和眷念。壹程山水,壹紙素箋,都讓我在這寒冷的冬天裏,感受到暖暖的壹片。我感激在這狹窄的時間,妳送給我的這份真,這份明媚。

人生是畫,花落是詩。那壹年的春天,我說家鄉滿山的茶葉,是采摘的季節了。壹片片綠悠悠的茶山,呈階梯壹級壹級排成高低,茶樹墨綠的壹叢叢,我們唱著歌,身跨小竹簍,多姿多彩盡享這綠綠的山野魅力。我懷念那樣的季節,妳說那是大自然的魅力,既然想念,那就回家,把那種童年的色彩來個現實描繪,重新體驗。

歲月的沈澱,沿著人生那兩條長長的軌跡,心又似乎回到年少時那抹恬淡的青春,明朗的天空,和煦的陽光,素裝的女子,圓圓潤紅的臉,脖子上壹條白色的圍巾,也似乎潔白的壹塵不染,洋溢青春的可愛,妳說妳把我青春的容顏記在了心間。白雲藍天,我把時光寄給了不堪,10多年不曾聯系,我說我已經老了容顏,已不如當年笑容恬淡。歲月的痕跡已將滄桑寫滿,妳說妳老的比我快,老的讓我認不出來。

擁有了我,便是生命裏清澈的暖,如果上天能讓回到過去,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妳說那壹場繽紛的相逢,不會再讓走遠。我壹直躲在圍城的邊緣,把妳的溫情裝在心間,不敢邁出壹步,我怕我塵封的心給了妳期待的失望。我麻木的身軀,再也經不起風塵的碎落。於是,我鎖住了紅塵,把情感鎖在了灰色的記憶,朝朝暮暮,我願意就這樣與自己孤單到無聲。

心,依著妳的眷念,在這靜靜的夜,回想錯過的青春,錯過的愛情。回想紅塵中的壹次擦肩,宛如天地初開的輪回,都藏著山盟海誓的諾言。億往昔,妳那青春的呢喃還在耳畔,那熟悉的聲音不染塵凡,距離卻在我的天涯咫尺間。情感的和弦壹直行走,朝朝暮暮的無可取代,妳說了我們真實存在的相遇過,妳只是不願意打擾我的生活。

香墨春暖,我就在妳的塵埃裏開花,妳在不遠處默默的關懷。傾訴著青春的歲月,我不敢說心念,我怕轉身不回的語言疼了妳的執念,明明知道,我就是妳心裏那壹抹靜止的蔚藍。妳不舍塵埃,山盟海誓太遠,我只是想說,有這份感念早已足矣,有壹份執念和守望就夠,素心輕念,我的心為妳真實的吟唱,清風明月,我已將妳記入心中。

每日簡單的生活,靜靜行走塵間,家日瑣事,也會忙的焦頭爛額,生活仍在平淡中循環,不起半點波浪,我來由轉去。這個冬季,想妳多年的溫暖,厚厚的光陰,寄滿了給我的掛牽。那麽平凡的妳,那麽炙熱的深情,讓我無法怎能不去懷念?塵緣如海,安靜,平淡。妳就如滿天星光,伴著我淡淡悠遠,陪著著我境過千帆,漂泊從此有了依靠,妳的溫柔倚在我的港灣。

分別難相逢,歲月如流水,在熟悉的街角相遇,是壹場煙花的美。妳說時過境遷,我依然是那樣溫柔細語,暖暖的心凝結在告別的時光,是緣分,讓妳站在最初的地方,看著我的起落,固執連著倔犟。時光就那麽壹指流沙,妳說今生會怎麽錯落了我?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妳壹定站在我的前方,以風華的姿態,等著我的出現。

壹份真情與溫馨,就這樣念在了心底,沈澱生命裏無數幸福渴望。曾經有人說,癡傻的人,是幸福的邊緣人,在自己的世界裏手舞足蹈,沒有風雨泥濘,時光也不緊不慢。我慢慢咀嚼,細細品味,人生這場宿命,懷揣快樂,生活裏需要壹份傾訴的包容,需要壹份誠實的理解,給我開闊的心境,陪著燦爛的陽光,妳若壹直所在,我便不會在風塵裏走散,我便心怡安暖。

沿著記憶的歸途,守著這壹生的清歡,歲月凝香,隱去了光陰,卻老了容顏。輕輕地依著妳的微笑,細想著妳的每壹句關懷。人生如初,壹場千人千遇,在這個疲憊的旅途中,心怡靜,妳說我只能成為妳的風景,壹切都註定了無力去改變。當壹切都成為往事,當我用心描寫曾經的年段,妳可知道,那來不及,沒有說出口的言語,陪著時光的消磨,淡漠了痕跡。



沈寂心念,獨看落花碎
經年半卷塵煙,素顏凝目落花魂,夢依舊,寒聲碎,陌上花開尋難歸,可懂落花碎?

輕輕吟唱,風吹葉落破碎的殘片,落花冰清玉潔的美麗,清輝慢染穿透,雲朵之下,落花的寂寞紅燭搖曳,掩蓋了指尖凝香。婉約的風韻,墨方吟詞,總有那麽壹些失憶。身立千年岸,梨花蝶雨,楚楚淒婉,落花的奈何,觸動著魂曲兩世斷,做煙雲子,落花兩袖清風,擁千種相思。

夢幻的朦朧驚擾了落花的魂,嗅著壹路雲霄的苦味,行至千年的韶光落紅斷香處,壹尊時光的杯盞,染了沈靜的心念,落花的姹紫,孤傲蒼山,依然如詩如畫。池邊的倩影,綠水清清,曼妙的女子,載著落花的香凝,綠蘿粉霜,依然貌美香帆。清輝霞光,落花魂,不只是因為眷念。

零落的記憶籠罩著落花的痕跡,遠古的琵琶,笛聲回旋,壹種恒久的惆悵將滿眼淒清塵世,無聲的冷月,收藏了幾千繁華的悲涼,輾轉在生命裏如影相隨,燈火闌珊之處,歲月的長河緩緩滑過,黑寂色的天空,以孤獨的背影行走無人的世界,看著那落花的碎,對鏡著冷暖。

心的站臺,回首之時,落花的碎沾滿了塵埃。念,不知從何時開始,隔空此岸彼岸的輾轉,獨自悠然的綻放清瘦的淒美,合著落花粉碎的殘紅,壹同融入苦海的天堂。黑夜的蒼穹似乎無邊,於是殘樓高歌,鏡花舞思,伊人獨去夜樓空,落花月伴,欲寄離愁,且等誰回首?

秋寒的墨色,塵世的繁華演滅了滄桑的旅途,望穿秋水的章節,微笑或流淚,裊裊書寫,撫不去塵世的灰跡,壹個執迷於塵間落寞的女子,筆直在流年的日落,歲月留痕,幾分離落,流年亦難寄,夜涼獨自甚情緒,垂問風盡,大片的光陰流淌,有多少在壹聲聲更苦,站在月未央?哀音似訴,薄唇淺語,正思寒意頻回望,壹種心疼的牽念,落花幾度碎。

經年半卷塵煙,壹路走,壹路拾撿,輕綿落花的意境,追尋來不及的腳步,流水壹樣的時光,伴著歲月的燈盞,新詞老去。靜候跋涉,婉約落花的安靜,悸動飄搖的絲絲念想,斑斕的花影,還留在記憶的池城,紅粉依舊,寂靜的夜裏,再看文人與落花弄墨,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只恨,落花飄際水不惜,流水淌過花自憐。

淚落花心,年華彈盡了日落。無數個百年,隔著舊時的軒窗,徘徊在有笑有淚的冥想。風壹過的悲喜,壹場落花壹場碎,無法用筆畫勾勒,前生墨香,今生記憶,把黯然傷懷的落花清寒故事,鑲嵌在雕落的風景中,文章細節,癡情眷顧,詩卷給人生唯壹的長歌。

歸去來兮,時光定格於指尖,衣抉飄飄的花落時節,深情那亂了風塵風景的寂寥,淺吟低唱的天地間,遠隔了千山萬水,不識的歸途,在歲月的長河裏,如流沙般過往。風月亦好,雲水依舊,懷揣壹絲期許,泛黃流年,落花那無盡的美麗,千年的歌詠,帶著淡淡的芬芳拂塵,看盡落日紅夢,於蕭蕭纖塵,思悠悠心。

淚落花心,淚也紛飛。落花壹碎,那壹碎有無盡的美麗,千年的歌詠,萬載的留念。獨守別橋離渡,流雲穿墨,沈重的花泥魂歸大地,壹曲華歸終落幕,甚至來不及與塵再見,穿腸而落塵世兩端處,宿命的囚徒,癡念著塵埃的悲,如隔世之間,看黛玉葬花,墨淚化骨。


 

 
COMMENT
 
×

修改

×

回覆

私人
 
RELATED TOPICS